社工服务是否可以进入盈利领域?!

中华社工网    互联网   2018-07-04

目前,社会工作服务越来越多的得到政府的重视,各地也加强了社工机构建设和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力度,但社工在机构内或体制内服务的积极性仍然不高,造成大量人员流失。

残酷的现实总是成为我们拒绝的投身社工事业最有利的理由,但是“学有所用的想法”又会使我们心有不甘,社工的盈利性和利他性是否冲突,由社会工作者成立社会服务的盈利机构是否不符合专业价值,服务的盈利机构和非营利机构是否可以存在同一套专业价值?这到底是一个商机,还是一个冒专业价值之之大不韪的挑战?

显然,这里的商机就是由社工成立服务机构,收费服务,让提供服务的私人社工机构进入市场走商业化模式,这就像越来越多的私营老年公寓一样,让社工专业学习者以不同一往的方式实现自身专业理想,同时又能够兼顾现实的生活考虑。

的确,这应该属于创业的层次,对很多刚刚毕业生来讲还显得很稚嫩,“纸上得来终觉浅”,告别专业的学习后,必须扎根社会,了解社会经验,要不然生搬硬套的理论服务必然失败。这也有些类似现在盛行的“家政服务”,但从服务理念和工作手法上要有所不同,否则服务的权威是建立不起来的。

事实上,私人服务机构的兴起在西方已有很多年的历史,在规模上也已超越政府服务和非营利组织服务,以英国老年人服务为例,大约有92%的老人照顾有私立机构承担,剩下的部分才是非政府组织完成,政府只是承担很小的一部分;或者说,政府只承担提高老年人退休金和保障水平的责任,具体的服务由老年人自己选择。

当然,这里存在着公平性问题。在中国贫富差距格局显著的今天,私立机构的服务是否会成为少数人享有的特权,或者成为富人的特权,这就需要考虑如何增加服务的普惠性和公平性,按照国际经验来看,这需要政府的规范和相应配套措施。以英国为例,进入私营机构服务的老年人会根据储蓄不同而支付不同的服务费用,存款低于最低保障线的老年人在私立机构所享受的一切服务费用都会有国家支付;个人储蓄高于中层标准的,由老年人自己支付;处于中间阶层的按照比例,国家和个人共同支付,政府会对老人的经济状况与需求进行评估,决定帮助他们支付的比例。

还要强调的是,让私人成立的社工机构盈利不代表就要赚很多钱,只是希望能够按照更加考虑工作者生存的角度,为他们提高待遇,增加积极性提供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