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第一位女禁毒社工:她用爱解心结,帮“瘾君子”重生

金羊网    2018-08-09

文图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通讯员旷嘉雪

陈江仙是广州第一位女禁毒社工,大家都叫她“仙姐”。2009年初入禁毒社工这一行,仙姐已经默默坚持了近10年,用耐心和爱心帮助无数“瘾君子”解开心结,重回社会。目前,她担任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助理总干事,番禺禁毒社工项目的服务主任。

“戒毒人员、康复人员和他们家人的改变和信任,让我感受到了价值和温暖。”仙姐笑道,“我们愿意与这个行业一路同行,去改变现状。”

与“瘾君子”打交道,一个人坚持了数年

社会上,许多戒毒人员因为担心被歧视,害怕被贴标签,内心会对外人有所芥蒂,禁毒社工的帮助,对他们融入社会至关重要。

2009年底,仙姐从云南大学社工专业毕业,来到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开始与禁毒结缘。2009年11月,中心初建禁毒项目,仙姐守着小而不稳定的团队,只能靠独自一步步摸索。

我能不能坚持下去?与戒毒人员接触时,突遇危险情况怎么办?如何才能尽快获取戒毒人员的信任……一开始,仙姐既害怕又彷徨,总是不断问自己。

仙姐告诉记者,她的一位同事当时负责HIV感染者关怀项目,服务对象是一位吸毒感染HIV的人员。一天,对方突犯毒瘾,向这位同事借钱,被拒绝后,对方拦住这位同事不让她离开。

还有一次,仙姐约了很久的一位服务对象终于答应与她见面,但是,对方却把见面地点选在台球馆,身边还围了一群“马仔”,仙姐和他聊天的时候被一群“马仔”盯住。有时,服务对象家里养了恶狗,登门拜访时,恶狗的大声吼叫会让人不禁战栗。

很长一段时间内,仙姐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禁毒项目从建设到结束,能完全坚持下来的,只有仙姐一人。

6次家访被拒,用爱心为涉毒家庭解开心结

阿强(化名)是仙姐曾经的一位服务对象,也是仙姐心头的一个“疙瘩”。2010年一天早上7时,阿强难得地主动提出让仙姐去他家中聊天。这一聊,就是3个多小时。

仙姐告诉记者,阿强和父母住在自建的楼房,房子外面砌起围墙隔出一个院子。以前,她和其他社工每次敲阿强家院门,阿强父母一见到他们,就说“阿强不在家”,还赶他们走。

6次家访被拒后,仙姐和同事并没有放弃阿强。他们一方面让已经获得社工帮助的戒毒人员向阿强介绍社工提供的服务;另一方面,在元旦新年为阿强和他的家人送去祝福卡片,让他们感受到社工的关怀。仙姐和社工们的锲而不舍,最终感化了阿强和他的父母。

在社工的陪伴下,阿强也带着妻子和女儿第一次去了人才市场找工作。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仙姐告诉记者,还有一位服务对象也让她印象颇深。对方家中有两名吸毒人员,父亲长期瘫痪在床,母亲觉得外人看不起她,不愿与社工交流。社工们的关怀最终让这位母亲放下心结,主动跟社工说:“小陈,你现在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来帮你的。”

记者了解到,2017年,广州已有社工机构399家,社工从业人员达1万多人,禁毒帮扶项目的开展也走在全国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