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略论中国社会工作的“历史问题”|茶座

社会与公益杂志    刘振   2018-10-23

引子:

前一段时间,恩师徐永祥教授在山东大学一次学术会议上的讲话,引起了茶座中几位老师对社会工作的历史分期的兴趣,认为社会工作的历史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值得梳理。诚然,学科历史无论在哪一个学科都是一个重要、且必不可少的研究议题,但对于社会工作这一所谓“新兴学科”,其“历史问题”学界总是浅尝辄止、少有关注。笔者在此略谈对中国社会工作史的几点看法,权当抛砖引玉,希望能够进一步引起茶座中各位仁兄、师长对社会工作历史这一“边缘议题”的兴趣。

一、中国社会工作的“历史问题”至今尚未解决

2012年7月,河北教育出版社重印了部分民国时期的社会工作专著和教材,出版了《中国社会工作文库》,王思斌老师为文库作序《走进应该留意的历史》,文中王思斌老师指出:“社会工作专业是一个具有历史品格的专业,社会工作的研究不能绕开历史”进而,王老师呼吁学界关注中国社会工作的历史研究,探讨社会工作的历史属性。此后,一些社会工作发展史方面的论文、专著相继产生。日至今日,以逾六载,社会工作史研究虽然不再是无人问津,但仍不能说是热门话题。

毋庸讳言,相较社会工作其他研究领域,社会工作史的研究依然处于被忽视、被冷漠的地位。很多基本的问题仍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如中国社会工作经历了怎样一个历史演变?中国社会工作历史如何进行阶段性划分?改革开放之后社会工作在中国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恢复过程?甚至可以说,社会工作这么一个缘起于西方的专业,何时、何地、因何进入中国?这一个最基本的,也最先需要解决的“学科源头”问题,都尚未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答案。可见,关于我国社会工作历史的研究还有很大的不足。在此限于篇幅,笔者不能以千字短文展现中国社会工作百年画卷,仅以对“中国社会工作历史发端”这一议题展开讨论。

二、中国社会工作发端之我见

如今,我国社会工作发端于民国时期,已是学界众所周知的事实。但社会工作具体产生于何年,还是百家争鸣、各抒己见:有学者从实践的角度,将社会工作在民国的源起追溯到1912年北京基督教青年会干事步济时创办的社会实进会;有学者基于社会工作课程教育的视角将社会工作的发端定位于1922年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成立;也有学者认为1925年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改名社会学与社会服务系才是中国社会工作最初的起源。上述观点并未有对错之分,只是对社会工作历史的考察各有侧重,所以将社会工作的发端定位于不同的时间节点。但对于社会工作最初的起步,我们不能忽视的一个重要节点就是1917年“沪东公社”的建立。实则早在燕京大学之前,沪江大学就已经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社会学系(1915年)。虽然当时的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并没有独立的社会工作专业,但已经开设了社会工作的相关课程,并于1917 年创建了著名的“沪东公社”,开始运用“科学”的方法,在上海开展宗教慈善和社会服务活动。沪东公社开展的这些活动对当时的上海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其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大学教学实践的层次。

“沪东公社”的建立与美国浸礼会传教士葛学溥(Daniel Harrison Kulp)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1913年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的葛学溥来到沪江大学英文系任教,在大学时葛学溥主修社会学与《圣经》研究,英文教学自然无法满足他的所学所能。因而,基于为教会提供社会服务人才的需求,葛学溥提议成立社会学系,在教授学生社会学理论、方法的基础上,使学生能够深入地理解中国社会,从而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社会。葛学溥的提议很快得到了沪江大学的支持,1915年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得以建立。建系之初,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就强调社会学的应用性,开设了社会制度、社会工程、社会病理学等社会工作相近的课程。但最初的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只是把社会工作看做是一种应用社会学,并未体现出社会工作通过社会服务实现具体改变的学科特质。直至1917年“沪东公社”的成立这种状况才得到改变。在当时上海公共租界的东北端有一个杨树浦工业区,这里工厂林立,工人众多,但社会文化设施却极度匮乏,工人生活环境、生活条件也相对较差。来华之初,葛学溥就认识到了在工业区开展社会服务的必要,于是1915年葛学溥组织了“沪江社会服务团”在杨树浦工业区开展社会服务。随着“沪江社会服务团”服务范围的拓展,1917年葛学溥在杨浦路1509号购置一处原为教堂的房产,建立了“The Yangztepoo Social Center”(杨树浦社区中心),作为学生实习和实践的场所。这么一个所谓“The Yangztepoo Social Center”,中文名被译为“沪东公社”。对这段历史,当时沪江大学的教授金武周如此记录:

“沪东本郊野之区,虽工厂林立荒原满目。时有葛学溥先生者,散步期间,目擎现实,慨然有组织团体改进民生之宏头,适东效绩方面有一小学;此间有一基督教会堂,虽学徒零落;堂务萧条。预计加以改进,不难臻于完善。故此仅一时之理想,初未敢其果成为事实。如今日者,是则本社之肇始,固亦宛若黄粱一梦也。职是之故,爱于1917年购地于杨树浦路一五零九号,创设沪东公社,以供沪大社会学系之实验。”

在当时“沪东公社”主要以“工人夜校”、“民众同乐会”、“施诊所”、“民众代笔处”等多种形式,为杨树浦地区的工人和妇女儿童提供教育、文化、医疗、法律等方面的社会服务。其开展服务的方式,与当时风行英美的“睦邻组织运动”颇为相似,而“睦邻组织运动”却是西方社区社会工作之缘起。此外,沪东公社在具体服务开展过程中,还通过社会调查等“科学的方法”,尝试查找社会问题的病理原因,进而采取措施予以应对。这又雷同于当时“慈善组织会社”中里士满创立的“调查-诊断-治疗”的“社会诊断”方法模型,而1917年的《社会诊断》却是国际学界公认的专业社会工作肇始。笔者认为,上述相似并非偶然。当时沪江大学由美国布朗大学主持创立,那一批从美国本土而来的传教士和海外归国而来的留学生,能够及时地将当时最先进的社会工作知识和实践经验带回中国,因而才有了上述相似之处。总之,在民国时期沪江大学社会学系能够利用高校教育与研究的平台将社会工作知识理论引入中国,又能借助创办的“沪东公社”积极地回应中国本土问题,形成了实务工作、专业教育、学术研究“三位一体”发展的学科模式,由此发出了中国社会工作与社区社会工作的先声。故而,我们可以将1917年沪江大学“沪东公社”的建立视为近代中国社会工作的萌芽与发端。

三、社会工作历史:一个不可忽略的维度

从上文不难看出,“沪东公社”推动了近代中国社会工作思想与实践的产生。笔者在此论述其重要性,将其视为中国社会工作之发端,并不仅是想探讨中国社会工作产生于何时,或是因何而产生。在这里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现阶段开展社会工作学科建设不能忽略了历史的维度。如果一个学科连自己产生与何时、何地都不知道,那么,在教育、研究、实践等方面都会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这里最明显的就是社会工作教育。现在很多学生不仅不知道社会工作的缘起,甚至连社会工作具有百年的历史不甚了解。所以出现了学生专业认同感较低的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是社会工作历史并没有太多地写进我们的教材之中,或是没有在教材中着力凸显。目前在社会工作教育上对“学科发展史”的关注还有很大的不足,少有学校开设了“社会工作发展史”的课程,《社会工作发展史》的专业教材也更是罕见。但是学科史却是一个学科发展成熟的标志之一,是一门学科形象的外部表达,也是提供学科集体认同的重要途径。在社会工作研究方面,虽然现阶段已有学者开始关注社会工作历史的研究,但大都是简地的史实梳理和史料堆积,并没有把历史看做是透析社会工作本质的一种方法。所以,我们研究社会工作的历史发端,并不能只是恢复社会工作“西学东渐”那一段历史,而应通过对社会工作产生于何时的追认,探讨“何为社会工作”这一话题。同样,对于社会工作实践,历史的维度也有着一定的影响。以史为鉴是中国历来的传统,通过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与反思,可以为当下社会工作实践提供一定的参考与借鉴,在历史中明晰未来走向。所以,社会工作同样需要“历史的想象力”,在现阶段社会工作学科建设中也应该补上“历史”这一课。

作者信息:刘振 天津理工大学 讲师 博士

参考文献:

[1] 彭秀良:《守望与开新——近代中国的社会工作》,河北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

[2] 王思斌、阮增媛琪、史柏年主编:《中国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3]孙志丽:《民国时期专业社会工作研究》,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4]王立诚:《美国文化渗透与近代中国教育——沪江大学的历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5]刘振:《试论留学生对民国社会工作教育本土化的贡献》,《社会工作》2013年第04期。

[6]徐永祥、刘振:《社会工作学科的先行者:里士满学术思想述评——写在<社会诊断>问世百年之际》,《学术界》2017年第11期。

[7]金武周:《沪东公社之回顾与前瞻》,《天籁》1936年第25卷第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