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社会工作视角下“杀猪盘”事件探析

中华社工网    方舒   2019-12-03

一、“杀猪盘”背后的社会隐痛

近年来,在网络上掀起了一阵“妖风”,有精心策划的诈骗团伙利用单身女性对情感和婚姻的渴望,通过网络交友平台伪装成理想婚恋对象,然后使用一套“话术”博取女性信任,进而引诱这些女性向一些不正规甚至非法的投资(博彩)平台投注,一步步套取她们的钱财直至最后人财两空。而诈骗者将这一骗局称之为“杀猪盘”,那些上当受骗的女性成了骗子眼中“待宰的肥猪仔”,“盘”就是指骗子用来套取女性钱财的非法网络投注平台,都是诈骗团伙私自设计、直接操控的“钱财陷阱”。据《南都周刊》(署名赵佳佳)近日一篇报道称,仅在一个“杀猪盘”受害者微信群中,前后就有876人提供过自己成为“猪仔”的证据。

从目前披露的案例来看,“杀猪盘”是一种新型诈骗,一般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爱为名”、虚构完美人偶,诈骗团伙成员大多在网络交友平台虚构理想形象,例如公司高管、“富二代”等,以此吸引单身女性与其交往。第二阶段是步步设陷、引诱金钱欲望,一旦单身女性在“话术”攻势下“被俘获”而陷入网恋,骗子就会抛出“诱饵”,即有意无意向她们透露“某彩票投注网站后台有漏洞”等类似信号,并怂恿她们投钱并在骗子后台直接操控下出现中奖或赚钱假象,以此让受害者欲望愈发膨胀,资金量越投越大。第三阶段是彻底崩盘,当受害人手中资金全部投到假网站、假软件后,立即终止交往完成“杀猪”。

这些案件的发生对单身青年个人、家庭和社会造成了多重负面后果。首先,受害者及其家庭的钱财是首当其冲受损的。据上述《南都周刊》那篇报道的不完全统计,876名受害者总共投到“杀猪盘”也就是被骗资金达2亿元之巨。其次,对受害人造成了难以弥合的感情创伤。因为大多数单身女性最初是奔着寻找婚恋对象的人生目的,上当受骗后感情和婚姻遭受重创,这样的经历对他们今后走向婚姻和建立家庭也将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再次,心理和家庭的双重危机。遭遇钱财损失和婚恋失败的单身女性青年,内心往往会产生不同程度的挫折感、无能感和失败感,一方面在面对亲友的关心时容易感到羞耻和内疚,另一方面也可能因面对周围环境的非议和指责而深陷自责中,从而导致他们与家庭的疏离。最后,此类案件的发生也触发了一系列社会性后果,既加剧了公众的金融风险,也挑战了社会诚信的价值观,更违背了法律的底线。

二、金融社会工作对“杀猪盘”事件的分析视角

实际上,近年来类似“杀猪盘”的新型网络诈骗频发,不仅有专门针对单身女性的骗局,也有单身男性在网络婚恋平台深陷诈骗分子布设“杀猪盘”的案件。表面上看,“杀猪盘”事件是婚恋交友的情感问题,而实际上诈骗团伙却是借助网络化社交平台,以摄取受害者钱财为目的,即事件本质上是夹杂情感问题的“网络金融诈骗”,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之所以夹杂婚恋问题不过是诈骗团伙找到的一种行骗“突破口”,诈骗分子在网上扮演“理想婚恋对象”与冒充公检法或银行工作人员是同样伎俩,都是通过虚构受害者易于相信的身份,进而实施网络(电信)诈骗,并以非法侵占他人钱财为最终目的。

在面对类似案件时,金融社会工作可作为一种分析视角和干预策略为我们所借鉴。金融社会工作是国际社会工作界近10年来新兴的专业实务领域,它遵从 “人在情境中”的专业理念,围绕金融能力的概念,聚焦服务对象的钱财议题(包括观念与知识、安全性、发展规划、处置能力等维度),运用一系列专业服务手法,实现服务对象的金融功能化(即经济上的福祉)。归结起来,金融社会工作一方面提出了金融能力的分析视角,另一方面业已发展出一系列实务干预手法。

在金融社会工作领域,所谓的金融能力指的是个体具有的运用已掌握金融知识和财务技能在一定金融机会下实现经济福祉的能力,也就是说金融能力是人们围绕自身钱财议题,个体知能与环境机会交互作用产生的福利效果,是社会工作“人在情境中”专业理念的充分体现。因此,结合金融能力的分析视角,可以看出“杀猪盘”等网络金融诈骗案件的发生,具有深刻的社会背景。

从宏观层面来看,随着金融社会化与金融网络化日益深入,借助移动支付和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不断充斥在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在“杀猪盘”中,诈骗团伙利用网络交友平台、操纵非法投资软件实施诈骗,对受害者身心和财产安全构成了巨大的风险和挑战。从中观层面来看,家庭和人际关系疏离、社会支持网络缺失是单身青年受骗的重要原因。现代生活方式下都市青年大多由于异地就业、工作繁忙和亲友催促,既急于实现美好的情感和婚姻生活,也缺乏现实的社交机会和支持网络。诈骗团伙正是利用这一群体性特征精心设计骗局,受害者在恋爱交往中因身边缺少亲友商量,往往更易陷入骗子“甜言蜜语”圈套而无法自拔。从微观层面来看,个体金融安全意识、防骗知识和及时止损能力弱也是受骗“诱因”之一。在多次“合伙投资(投注)”操作中,诈骗团伙通过后台操纵非法网络投资软件,让受害者先“尝到甜头”即小额度获益,勾起受害者的赌徒心理,直至发展为成瘾性投注,伴随金额越投越大最终走向崩盘。

三、金融社会工作对“杀猪盘”事件的干预策略

可见,从金融能力视角来分析,诸如“杀猪盘”这类网络诈骗违法行为的发生,实际上是个体的金融知能不足与系统的金融风险环境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遭遇“杀猪盘”甚至感情受骗、钱财受损并不是部分网友所谓的“受害人太傻、太贪婪”,反而说明很多普通人在面对精心布局、分工严密的团伙式金融骗局时,往往无法以一己之力与之抗衡,尤其在缺乏非正式支持网络和专业性支持服务的情形下,大多数人可能都会对骗局防不胜防。

由此,金融社会工作从专业理念、方法和技巧出发,立足于社会化服务的定位,致力于协助政府、金融机构和公众,开展金融赋能和金融保护的支持性服务,以实现个人和家庭的金融保护与财务规划、社区的金融赋能与发展、社会的金融安全与有序等多层次目标为己任。金融社会工作面对“杀猪盘”受害者等服务对象的功能发挥,可依循事件发生周期即事后、事中和事前进行类型划分,分别对应了恢复性、预防性和发展性三大功能。金融社会工作在干预策略“工具箱”中包含了金融教育、金融咨询、金融治疗、金融实训和普惠金融政策倡导等具体内容,这些干预策略对协助受害者应对“杀猪盘”等网络诈骗案件具有积极意义。

具体来说,金融咨询与金融治疗可在受害者遭受骗局过程中和事件发生后,为它们提供恢复性的服务。金融咨询是社会工作者接受服务对象(个人和家庭)就其经济或财务议题进行的咨询,协助特定人群提供财务咨询和债务分析等服务,例如美国金融社会工作领域就有专门面向家庭暴力受害者(通常是女性)进行的财务自由咨询服务。而相比之下,金融治疗主要面对更加紧迫的钱财问题,比如赌博成瘾、过度消费、钱财受骗等,发展出焦点解决、认知-行为、协助关系等5大类治疗模式。当面对遭遇了“杀猪盘”的受害者时,金融咨询和金融治疗采取个案工作方式,针对单身青年财务问题和心理问题交织受挫的现实,综合运用各类咨询与治疗手法,帮助他们尽快从创伤中走出来。

此外,金融教育、金融实训和普惠金融政策倡导可更广泛地面向社会公众,在事前向更多尚未遭遇骗局的个人和家庭进行知识宣教、技能训练和政策倡导,以此发挥预防金融风险和发展金融能力的功能。金融教育在金融社会工作领域主要是指,面向个人开展的旨在增强其金融知识和财务技能的教育活动。面对各类金融风险,金融社会工作者可分人群、分场景开展公益性金融教育活动,预防此类案件的发生。金融实训是指金融社会工作者和金融专业服务人士一道,帮助服务对象训练养成健康有效的财务分析、处置和规划等方面的惯习和能力。如果在身边缺少亲友商量的情况下,单身男女青年能够提前获得防骗技能和财务管理等方面的训练,必能大大降低上当受骗的可能性。而金融倡导与普惠金融有关,金融社会工作者通过向政府和金融机构积极呼吁,倡导为满足特定人群需求提供最优的支持政策。例如呼吁政府、金融机构、社区、学校和用人单位等多元社会主体,通过参与共建的方式,广泛开展金融教育和防诈骗知识宣传,共同筑起一道防骗、识骗、反骗的“金融安全网”。

作者信息:方舒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