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方式探讨:危机干预与个案管理

中华社工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冯浩   2020-02-16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社会各界相应政府号召,积极行动起来,投身到抗击疫情的工作中。中国社会工作作为一个年轻的专业,广大社会工作者在专业价值感召与社会责任感的带动下,积极献计献策,收集各方资讯,传递有用信息,有的社工还积极投身一线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去。从目前的做法看,除了在微信群组里鼓与呼,收集有用资讯作为“信息汇总 资料包”发在微信群组里作为资料之用外,还有在社区开展疫情摸排、防控工作等,同时还要承受部分群众的不理解与对抗情绪,真可谓是“危险与辛苦齐飞,埋怨共牢骚一色”。除此之外,社会工作者从专业服务的角度应该做些什么呢?笔者尝试从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的角度谈谈拙见。

一、疫情发生时需要有社会工作者提供社会福利服务

一般灾难刚发生的时候,人们首先会用习惯的办法去解决灾害问题,然而疫情非常态,更不是一般的自然灾害可比,疫情因其具有传染性,极易造成群体恐慌。当日常办法无法因应当前情势显得无效后,人们会创造出很多新办法,以恢复社会环境变化带来的平衡,比如戴口罩就是明显的例证。一般来说,人们会从之前的灾难教训中学习,从而提炼出减少灾害损失的办法,显然,我们并未从2003年非典中学习到充足的经验教训。是天灾还是人祸,或者说是天灾人祸并存,留待疫情解除后再论。当务之急的是,在应对疫情时,不能忽视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的存在。

疫情引发的灾难与个体或家庭创伤事件绝对是社会福利领域内的议题,而社会工作者必定是灾难发生时的在场人员。此时的社会工作者如有机会进入到社区层面的救助现场后,危机介入理论可能是较适宜的实务理论。社会工作者在现场时,除了及时掌握各种资讯,发挥整合力量之外,还能通过“情感急救”(emotional first aid),以减少危机事件所带来的冲击,尽可能地降低创伤的影响,主要是协助个人厘清所处的情境,激发内在能力,充实个人改变情境与适应灾变的能力,将成长的发生机会最大化,服务于最有需要的家庭和社会资源。

此次疫情成为国家治理体系的“试金石”,作为基层社会治理成员之一的社会工作者,如何在疫情中做好专业服务,助力社会治理,尤其是在疫情趋缓后的社区重建,是值得深思的专业发展问题。

二、疫情发展阶段专业社会工作服务适宜采用危机干预理论

将危机干预作为一项技术而进行明确阐释的是Caplan,Caplan认为的危机是急性情境障碍,一般来说无法避免或不可预见,只是当时Caplan讲的是预防性精神病学领域如何做(Caplan,1965)。在此次疫情中,疫情是触发危机的源头,但是,由于危机的不可避免性与无法预测性,其导致的一系列危机事件以及事件对相应人群的紧张是社会服务专业人士需要面对的问题。所以出现了危机干预理论,以帮助不同系统的社群适应危机情境与应对危机的到来。在社会工作实务中,危机干预方法一直是帮助人们处理因死亡而引发丧失和悲恸等严重反应的普遍方法。

采用危机干预理论的个案服务因人而异。一般来说,灾难发生的第三至十天是所谓的“危机处理期”,灾后两个月内针对灾民的安全、情绪及心理状态进行危机介入。疫情发生与灾难发生还有不同,一般灾难是发生时,灾区群众同时受难,疫情则是有发展时间的,随着时间推移,传染人数不断增加,以及未感染人群的心理恐慌等,处理起来要比自然灾害造成的影响难度更大,涉及人数更多,情况更加复杂难料。

而危机干预的过程,在疫情基本稳定后,针对社区居民的安全、情绪及心理状态进行介入,一般来说,应快速与服务对象建立积极专业关系,与服务对象界定问题,提供专业支持,探讨恢复社会功能的方式方法,制定相应服务方案,结案等几个步骤组成。这几个步骤不见得非要顺序进行,而应灵活使用。需要注意的是,危机干预作为一种专业服务方法,对社会工作者的要求比较高,因为服务对象在经历疫情后,家中或有人生病,或自己生病等,都会对服务对象身心造成较大伤害,而此时建立专业关系需要耐心和良好的沟通技巧,尤其是同理回应的技术是良好的对话开始时必备的专业技巧,还需要认识到服务对象在服务过程中的各种可能出现的反复、退缩等现象,因此在制定服务方案的时候,有能力的话需要准备不同的预案,来应对可能发生的变化。

写文章难免讲些大道理,在采用危机介入理论开展专业服务时,社会工作者应遵循的重要原则有:快速介入并即刻回应;时间控制在六到八周,聚焦于危机的构成及问题解决;协助案主充权及自决能力的提升,致力于案主自己能够解决问题;整体处遇应与案主的社会网络连接。以上原则在实务中当然也并不是一概而论的,还是因时因事灵活运用比较好。

除此之外,被称为“家庭压力理论之父的”Reuben·Hill曾经提出过“ABCX家庭危机模式”(Boss,1988),也可以作为实务工作的参考。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无论是危机介入理论,抑或是ABCX模式,均为西方心理学理论为基础的实务理论,在华人社会的适用性尚有待实践检验,照抄照搬或生搬硬套搞不好还会对服务对象造成二次伤害。因此,对于社会工作者而言,在实践中探索适合中国特色的社会工作实践方法,并形成中国社会工作实践体系是当务之急。

杨(Young,1983)在《Coping in Crisis》一书中认为华人社会讲的“无为”思想指出生命无常,人们应学会与危机和谐相处,在华人社会应用危机干预理论时,强调对和谐的追求,维持生态系统的平衡,也许对实务有所帮助。通过相关课程的学习可以掌握基础的知识,学会这个实务理论则需要长时间的实务积累,在应对疫情这样的灾害中去学习和掌握,也是能够促进中国社会工作实务成长的。

三、后疫情时期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方法——个案管理

疫情稳定及解除后,社会工作者会成为社区重建的基层服务主力军之一,此时的做法是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基础进行重建,多专业合作促进基层社会治理是我国社区发展的主要思路,笔者认为在当前中国社区发展的政策框架内,个案管理是较为适宜采用的社区工作方法。

从理论上说,个案管理专注全人发展,通过评估服务对象全部的情况,并针对案主的多重问题进行需求定位,社会工作中的个案管理方法是一种多专业合作理念的途径,致力于为案主连接多元的服务,个案管理可以整合各种零散的、复杂的服务方式,也可以在服务过程中强化案主使用资源的能力。个案管理的实施步骤为:

接触案主——接案——评估案主多方需求——依据评估建立服务目标——拟定短期或长期服务方案——界定可获取的资源——正式连接所需机构——协助并强化家庭与社会网络——针对长期个案管理进行持续评估——结案评估。

为避免陷入对“个案管理是什么”的本质性提问框架中,我们进入到个案管理的使用场域中,了解在社区开展个案管理是所涉及的社会关系与社区工作者的社会位置,才能真正掌握个案管理在应对后疫情时期所发挥的功能与意义。在这个过程里,社会工作者的角色也是多元的,社工的本质角色是改变的媒介,尤其是从此次疫情看出,随着二十一世纪全球化以来,灾害已经不仅仅是自然灾害,或者说天灾源于人祸的现象频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便是如此。社会发展不息,灾难层出不止。社会工作专业尤为注重“人在情境中”,重视社会环境敏感度,重视文化敏感度,尤其是要为受苦受难者提供情感支持,而这种支持并非口号式的呐喊,必须是实实在在地行动。

在疫情缓解及解除后,社会工作者的专业服务宜通过社区平台,遵循多专业合作的指导思想,采用个案管理方法,界定服务对象,评估需求后建立不同阶段的服务目标,拟定相应服务方案,,协调多方资源,连接不同机构,协助服务对象及家庭强化家庭社会网络,逐步使服务对象及家庭等恢复社会功能,建构和谐社区。

从此次疫情看,笔者愚见是,专业社会工作的服务重心应该是社区平台上开展的专业服务,而不是盲目地跟着政府的指挥棒转,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应该从专业价值伦理基础出发,立足提供专业服务,更可依托于社区居委会平台为居民提供长期服务。危机意味着有危也有机,正如2008年汶川地震后,虽遇大灾,却给了社会工作发展的一个机会。社会工作专业想要起到专业作用,就要在价值、理论与技巧的专业体系支持下,建构出符合社会发展各阶段需求的角色功能和工作方向。